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楊茂東(CPPC 編號:00056)




楊茂東CPPC 編號:00056


196682日出生,湖北省穀城縣人,名郭飛雄,律師,獨立作家,著名人權活動家新公民運動和南方街頭運動積極參與者,中國在押政治犯。

2005年4月,曾因申請反對日本右翼的“五四”抗議遊行,而被北京市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刑拘15天;同年7月,又因參與廣東省南海、佛山、番禺等地的民間維權工作,尤其是參與太石村罷免事件,提供法律援助,並在個人網頁上網友通報太石村事件的進展資訊,遂於9月13日被廣州省番禺市警方刑拘,直至12月27日才獲准釋放。2006年8月,高智晟因發起絕食接力活動而被捕,郭飛雄展開營救活動,隨即被廣東警方以“非法經營罪”刑拘,並遭遇到包括“用電棍擊打性生殖器”等方式的刑訊逼供;2007年5月15日,被廣州市檢察院正式起訴;同年11月12日,被廣州市天河區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款4萬元。

2013年,因參與組織同年1月7日-9日在南方週末集團辦公樓前圍觀聲援南方週末職工抗議新年獻詞被改事件,以及2013年4月,積極組織和促動八大城市街頭舉牌,敦促全國人大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活動,被當局視為是該活動的組織協調者之一,遂於2013年8月8日被警方以涉嫌“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2013年9月11日被廣州市天河區警方以同罪名正式逮捕,被關押於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2015年11月27日,被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法院以“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尋釁滋事罪”重判有期徒刑6年;其不服上訴,2015年1月22日,被廣東省中級法院經二審依然維持原判,刑期至2019年8月7日;據悉,其在獄中因長期遭虐而致身患重病,健康狀況惡化,後經海內外民眾長期合力推動“接力絕食救飛雄”行動,得到一定程度的救治

之前在廣東省陽春監獄服刑,後因健康原因轉入廣東省英德監獄的醫院監區。




李金星律師:關於2015/4/2會見郭飛雄先生的緊急通報
——廣州天河看守所驚現“性戲耍”“性虐囚”醜聞郭飛雄坦言其被酷刑不可避免仍然堅持控告


(轉自維權網2015年4月2日)

【編者按】本網剛剛從郭飛雄先生辯護律師李金星那裡獲悉這一嚴重事件,我們將高度關注郭飛雄先生的生命安危。我們強烈要求廣州天河看守所必須依法保障郭飛雄的人身安全和人格尊嚴不受侵犯,我們呼籲所有海內外人權捍衛者共同郭飛雄先生。


2015年4月2日(星期四)下午李金星律師在廣州天河看守所會見郭飛雄。郭飛雄向本律師極其鄭重地通報下述情況,囑本律師必須立即公開並控告。本律師與郭飛雄先生就下述內容反復核實兩遍無誤後,根據郭飛雄先生囑託現予以公開並立即展開全面舉報、控告。

郭飛雄先生通報律師稱2015年3月25日(上週三)下午3-4點,在羈押我(郭飛雄)的天河看守所,一個姓“甄”的警官,他警號043610,帶著另外兩個二樓的警官,到關押我的監號例行“查箱”,強迫該監號的所有人脫光短褲(我除外,我第一次就拒絕這種有辱人格的檢查)。我告訴甄警官:天河看守所李教導員已經對他公開指出C110倉查箱的時候不能脫光內褲,你不能違背領導的指使。甄警官咆哮大怒,問我說話有何依據?他們歷來如此。我指著牆上的“在押人員權利義務”指出:法律規定不能侮辱在押人員人格尊嚴。甄警官照樣強迫。這時,另一名警官把我拉出監倉,我在外面聽到裡面傳來劇烈的聲音和一個老頭痛苦的喊叫。20分鐘後,我回到C110,一位近60歲的吳姓在押人員告知我,他剛才被三警員勒令退下短褲到膝蓋,而後甄等三名警官用手掏了幾把他的生殖器,而後又拍他的屁股。他覺得受到了嚴重的性侮辱。這一切都有錄影為證。

另一位高姓在押人員,告知我三名警官強迫他脫光衣服後在房間裡跳,他年齡大,落地聲音有些響。他們還用腳像強盜一樣猛烈踢壞5-6個公用箱。一名曾經給孫德勝帶過背背枷(一種酷刑戒具)的二樓警官對高說:把你調到我的倉我整死你!

這是一起嚴重的警官虐囚醜聞,“性戲耍”醜聞!我要求公佈、調查、嚴肅處理,追究責任。我呼籲全社會都來關注和譴責天河看守所這種全國罕見的借“查箱”為名的虐囚醜聞!
郭飛雄最後告訴律師,他已下決心公開披露此嚴重醜聞事件。而一旦披露他預感必遭酷刑——釘牢,他向律師解釋這是一種把死囚固定住的酷刑。郭飛雄和律師約定,如果下周以及今後無法正常會見他,他必是已經遭受酷刑而不安全。

本律師當場向郭飛雄承諾:下周我必然去會見他。如果他不能得到會見,不是我不會見而是會見受到阻撓。請他一定堅持和保重!

我會儘快公佈下周會見行程!

本律師將就上述郭飛雄反映的嚴重“性戲耍”“性虐囚”醜聞展開系列舉報、控告。本律師特別聲明

第一、請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三級檢察院立即依法封存監所監控視頻。

第二、請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三級檢察院立即對郭飛雄先生反映的上述事件啟動調查程式並儘快將結果公佈天下;

第三、天河看守所必須保障涉及本案的監控視頻完整、清晰,不得以任何理由破壞或藉口監控視頻失靈。

第四、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有關監管部門必須絕對保證郭飛雄先生安全。

特此聲明!

郭飛雄辯護人:李金星律師 

二0一五年四月二日於廣州




後附(二):

張青(郭飛雄的妻子):致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的公開信



轉自維權網,2016年4月29日星期五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

我是中國公民郭飛雄(本名楊茂東)的妻子張青。我今天寫信強烈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關注郭飛雄這起嚴重的人權被侵犯案件。

郭飛雄是法律工作者和作家,是中國維權運動的領軍人物之一。他多年來從事推動中國的自由民主事業的活動。他參與了多起維權活動,比如,廣東太石村維權事件、聲援《南方週末》事件等。由此,他成為中國政府的政治迫害對象。郭飛雄自2005年來,被中國政府四次關押,兩次被政治迫害判刑共11年。郭飛雄自2013年8月8日起第四次被關押,因為他支持《南方週末》員工的抗爭事件,呼籲言論自由,呼籲中國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要求官員公佈財產。此案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而延期審理;兩年多後,於2015年11月27日宣判。在宣判前十多分鐘,法官臨時給郭飛雄增加新的指控罪名——“尋釁滋事”,並且不給郭飛雄辯護機會,不給律師辯護機會;法官十多分鐘後宣判,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和“尋釁滋事”兩項莫須有的罪名,判處郭飛雄有期徒刑六年。

郭飛雄現在被關押在廣東省陽春監獄。

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於2016年4月26日去會見郭飛雄,得知郭飛雄:“近一年來斷續便血或稀水樣血便,到監獄後,間斷咽部和口腔出血,四月七日住進了監獄醫院,四月十九日大出血,行走不穩。昨天和獄政科劉幹事談話時幾乎站不起來。他在監獄醫院和四個人一起關在一個7.5平方米的沒有窗戶的房間,而且每天有二十三個小時都被關在裏面。他要求進行相關身體檢查,獄政科劉幹事不批准。”

郭飛雄的身體受到嚴重摧殘,身體多處出血,有生命危險,卻得不到應有的身體檢查和治療,這讓我非常擔憂。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寫信給您,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能夠為拯救郭飛雄的生命做如下努力:

1.直接跟中國政府就郭飛雄的情況交涉,讓他得到及時的診斷治療,轉到廣州的大醫院做全面的身體檢查,並做胃鏡、腸鏡、喉鏡、腰椎MR、肺CT、血液化驗檢查。

2.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團,調查先後關押郭飛雄的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和廣東省陽春監獄是否達到中國政府規定的關押條件,包括人均關押面積、衛生條件,尤其是監獄食品品質安全檢測。

3.調查和追究陽春監獄獄政科劉幹事及相關人員的瀆職罪或虐待被監管人的罪責。

我心情極其悲傷地敘述這些發生在我丈夫郭飛雄身上的事實。進監獄之前,他是一個身體非常健康、精力旺盛的人,但在監獄裏,他遭受過殘酷的酷刑迫害和各種虐待,被關押在人均1平方米的、不見陽光的、沒有戶外活動的看守所達兩年半之久。

中國政府不僅用監獄剝奪了他的自由,還直接毀損了他的健康,讓他面臨生命威脅。他要求檢查身體和治療,但被拒絕。

尊敬的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和理事會各位官員,請您們關注並為郭飛雄的健康狀況做出努力。您們的關注可以改善他的狀況乃至拯救他的生命。

萬分感謝!

張青(郭飛雄的妻子)

2016年4月28日






(未入獄時的郭飛雄)



(郭飛雄被毆打後照片)


(郭飛雄在南周事件中聲援演講)



 
(郭飛雄與妻子在一起)





(郭飛雄前一次刑滿出獄接受媒體採訪)


(女兒楊天嬌為其父郭飛雄繪製的肖像圖)




不准予會見郭飛雄通知書



對郭飛雄的起訴書




(網友聲援郭飛雄)


(郭飛雄妻女在美國國會為其自由呼籲)






楊茂斌、孫德勝二審刑事裁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