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

於世文(CPPC編號:00148)




於世文(CPPC編號:00148)  


1968年出生,河南省人,1989年廣州學運的學生領袖,民主異議人士,2013年、2014年兩次中國六四民間公祭活動的組織者和推動者,中國押政治犯。
1989年,曾因積極參與當年的學生民主運動,並成為廣州學生運動的發起人、組織者和中山大學學生民主自治會主席、演講團負責人,在六四鎮壓之後,又積極組織營救從北京南下逃亡的學運骨幹及知識份子等,隨於1989年7月被廣東當局抓捕,判刑1年6個月;獲釋後,與志同道合者陳衛女士結為夫妻,定居於河南省鄭州市,又由於一直不願意放棄對中國民主理念的追求,所以其家庭屢遭地方當局的監控和打壓;2013年4月1日,因其夫婦積極組織、參與了多名民間人士在河北省正定縣舉行的公祭六四死難者活動(注:該行動屬在1989年之後在中國舉行的首次民間公祭六四活動),公祭後即遭到警方的傳喚與扣押24小時;2014年2月2日,因其夫婦與來自全國各地的民間人士共30人在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家鄉河南省滑縣,再度舉行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隨於5523日被鄭州市警方帶走傳喚,527日被鄭州市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刑事拘留;72日又被更換罪名,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2015211日,其案被河南省鄭州市城管回族區檢察院起訴2016816日,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現已釋放返家
前被羈押於河南省鄭州市第三看守所。


(于世文和陳衛夫婦的合影)
 
 
 

2003年于世文等人在河北省正定縣舉行中國首次六四公祭活動)


 
(六四公祭人士面臨巨大壓力)



媒體對於世文2003年參加六四公祭被警方扣押消息予以報導


 


(媒體對於世文夫婦2014年六四前被中共當局刑拘予以報導)



(被關在河南省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的于世文)

 


後附:《于世文先生的六點聲明》

鄭州馬連順律師:今天會見於世文先生,他寫的一封信,因獄警不讓律師接收,所以當場口述。

轉自維權網(北京時間2015528



于世文:我的六點聲明


一個月前,在獄中接到管城區法院送來的檢察機關指控我一年前組織、策劃、公祭六四英烈,緬懷耀邦紫陽,涉嫌尋釁滋事犯罪的刑事起訴書,這也就意味著“鄭州十君子”案件,到了公開審理階段,作為唯一被告人,我可以公開發聲名了。

一、感謝國內外關心“鄭州十君子”的所有人士。2014526日,鄭州公安機關“奉上級指令”非法束縛包括我在內的十位參與公祭六四活動的公民,並在這之後的一百多天裡,剝奪我們聘請律師的合法權利,他們成立幾百人的專案組,徵用旅館、統一吃住,審訊外調取證,節假日不休息,晝夜連軸轉,準備破獲一個所謂的“大案徹底摧毀中原地區異議人士圈子,成千上萬的國內外網友,迅速自發組織起來,網上持續關注事態發展,大量維權勇士從四面八方千里迢迢來到關押我們的看守所門前現場聲援,發表文章,發表聲明公開支援我們,並組織律師團隊為我們義務辯護,是對六四的共同情感,對民主自由的真誠渴望,讓大家走到一起來,沒有大家的守望相助,今天被起訴的將絕不止我一個人。大家的努力和付出,共同催生的“鄭州十君子”事件,使中國的民主化抗爭又一次得到巨大告慰,感謝大家!

二、我欠六四的太多太多。我很欣慰終於為六四貢獻了綿薄之力,我情願為六四坐牢,況且輪也輪到我了。作為六四的親歷者和受益者,我欠六四的太多太多,六四給與我的太多太多,沒有六四,我的青春得不到張揚,情感得不到昇華,事業理想不能明確,人生目標不能堅定。六四過去的26年來,一批批仁人志士為踐行六四理想,為中國民主自由義無反顧的先後走進牢門,就像接力賽一樣,現在輪也輪到我了,我很內疚慚愧,由於懦弱和自私,我來的太晚了。

三、我將在法庭上一言不發,保持沉默。用無聲和不合作表達對非法審判表達最強烈的抗議!對於玩弄法律的所謂庭審和判官我將用不理睬的沉默表達對他們的蔑視和審判資格的質疑。在我心中六四是聖潔的,我願用生命捍衛六四的尊貴和尊嚴,我很清楚這種庭審無非走走過場,因我的案件是大陸許多年來直接涉及六四的案件,法庭上不可避免的要談到問到許多關於六四的問題,而主審法官他掌握的法槌完成上級交待的制止正面宣傳六四的任務,與其這樣還不如保持沉默,不配合演戲,不給當局任何企圖褻瀆六四的行為以可乘之機。

四、沉默並不表示放棄自我辯護的權利。我將寫好自辯詞,並在庭審前公之於眾,當法律被扭曲,成為專制強權的奴僕和工具時,唯有訴逐於公理、正義、人心、歷史和時間。

五、我們要共同警惕有關部門的下三濫手法,司法機關唯一指控我的是“編造虛假資訊……向媒體提供的42個簽名……被簽名現已落實人員中,部分人員簽名系于世文未事先爭得本人同意,或者未授權即予以列印並對外公佈。”而事實是,這42個列印簽名除我和我妻子外,其他人均是我們夫婦的朋友,他們都是六四的親歷者和同情者,他們有的人到了公祭現場,有的人因種種原因來不及趕到現場,但對我發起的公祭活動完全支持認同,當局的險惡用心在於一舉二得:構陷我入罪、分化瓦解六四陣營,使我們朋友間禍起蕭牆,我們要共同警惕這種下三濫伎倆!

六、我保留對本案署名檢察官(公訴人代理人)追訴的權利,儘管眾所周知的原因,本案不是幾個基層檢察官所能掌控的,儘管趙曉瑜、馬曉琳女士多次表示“身不由已”的歉意,但我保留對趙曉瑜、馬曉琳終生追訴的權利,我的心中沒有仇恨,我也知道寬容是一種美德,但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專制和體制不是每個人都行平庸之惡的擋箭牌,唯有如此,專制才能早日剷除,體制才能早日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