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王喻平(CPPC編號:00365)




王喻平(CPPC編號:00365


1964 911日出生,湖北省監利縣容城鎮人,網名“王一鳴”、“人民思想家”等,曾歷任某國企分廠廠長、私企高層主管等職,中華民主正義黨組建人及其主席,網路作家,泰國曼谷中國流亡者,中國在押政治犯。

2008年以來,曾因長期發表反共民主文章,主張以各種方式結束中共一黨獨裁及其暴政,積極參與推動中國的民主化進程,而被多次遭遇中共當局的嚴酷打壓和迫害,曾長期遭跟蹤監視、罰款、毆打、圍困街頭、驅逐、遣送及刑事拘留和行政拘留等,並被剝奪經商、就業、上網、居住等人身自由;曾因被當局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限制出境,後為了阻止其持續在中國境內進行民主宣傳活動,又於2011年9月被湖北警方驅逐出境,致其被迫流亡泰國曼谷。

2008年12月19日,曾被四川省成都市警方跨境綁架,並與當地警方聯手將其挾持至杭州市江幹區筧橋派出派,遭非法審訊4小時;2009年1月19日,曾因發表《09救國綱領》而被杭州市警方傳喚審查;2011年2月—3月,曾因參與中國茉莉花民主集會活動而遭義烏市警方綁架、毆打及非法拘禁,並屢受電話騷擾、恐嚇、跟蹤、斷網、查房、拘押等迫害;2011年3月,曾因幫助同事解決網路被封問題而遭警方審問和抄家,並被非法關押在義烏看守所,和被罰款8萬元,4月7日獲釋後,仍被強制監視居住6個月;2011年4月15日,曾因公開散發《人民思想家王一鳴之控告書》而被警方以“擾亂社會治安”之名再次行政拘留10天,且遭當局指使的牢獄惡霸暴力毆打;2011年5月29日,曾因在湖北省荊州市監利縣公安局辦理出境護照時,被查出受公安部限制出境,而遭當地警方非法抓捕;2011年8月—10月,曾被警方先後從8家旅館驅逐租住、破壞就業,致其流離失所,生活困頓,後又被強行遣返湖北老家,途中再次遭當局委派之人的毆打;2011年10月,因被湖北省當局驅逐出境,而被迫逃亡泰國曼谷流亡;2012年11月8日,因在泰國繼續從事中國大陸的民主推動活動,隨即被中共當局越境綁架回國,並被秘密關押於湖北省天門看守所,後又被轉押至荊州市荊州區看守所,並在長達2年2個月的時間內,即不告知其家屬也不讓其請律師;2013年5月15日,其案件在湖北省荊州市中級法院被起訴;2015年1月8日,被湖北省荊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2015年5月19日,經湖北省高級法院二審裁決,仍維持原判,刑期至2023年11月7日;據悉,其在獄中多次遭毆打、虐待、關禁閉數周、受門板鐐十數天等酷刑折磨,以致身體局部腐爛,身體體質嚴重受損;為反抗迫害,其已進行6次絕食抗爭(每次時間2—4天不等)。

最初在湖北省江北監獄服刑,後於2016年3月4日轉監,目前在湖北省洪山監獄服刑。


附:

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的湖北政治犯王喻平(王一鳴)洪山監獄中遭遇酷刑境況堪憂 家人呼救

摘自維權網(201696日)  


以下是武漢王一鳴(王喻平)弟弟王井平的資訊:

今天(95日)我哥王喻平的會見日,我早上六點就起來了,到武漢洪山監獄已是十點了,裏面的領導都換了,副科長丁張華給我開了會見條,到會見廳登記時,一個女獄警今天是一監區的會見日,為什麼又是獄正科開的條,一位老獄警馬上說我知道,等會給你講。正要離開時,一位矮小的獄警過來語氣不友好對我說:“你是王喻平的弟弟吧?”我說:“是,我哥有什麼情況?”他說,你哥現在狀況不是很好,上星期四的和牢頭吵架了,他先動了手,打了別人一耳光,別人也打了他,我心裏咯噔一下想我哥一定又挨打了,習慣性地看了他的胸牌,姓名蔡和生,我問道:“現在你是他的領導,那個陳監區隊長呢?”他說陳隊長在值班,他是管我哥的監區長。

過了一會兒會見廳的獄警通知我到到18號窗口會見,我哥來時,我一下子發現我哥哥的左眼眉骨的一條十幾公分的疤痕,馬上眼淚出來了,問他是不是又被牢頭打了,哥說:他被禁止出去吃飯,打開水,什麼東西都是牢頭帶過來的。我哥剛進洪山監獄的時候,寫了一份檢舉洪山監獄食堂飯菜吃了拉肚子的材料,一直受到洪山監獄管理層的打壓和牢頭的報復,現在身體全部是傷,渾身疼痛,一個牢頭輕輕一推就倒了,耳朵也被打得聽不到別人說話聲,亂哄哄的。洪山監獄醫院又不給藥吃。

我找獄警蔡和生,他說沒事,醫院每週都給他們檢查身體,該吃什麼藥就吃什麼藥。我又到獄正科找熊正綱科長反應我哥挨打的事,他卻橫蠻不講理說我哥先動手,挨打是他活倒楣,這樣的科長,這樣的法治中國夢,我只好無語,最後又找了一下負責舉報檢察院住洪山監獄的張主任,他也應付了一下,說監獄也是一個社會,別人看你不順眼,發生一些衝突也是正常現象的,他叫我寫一份建議書,我問道說是檢舉書嗎,他說不是的,是意見書,我無語。希望有好心的人幫幫我,救救我哥。


以下是劉正清律師對王喻平(網名:王一鳴)案情況的通報:

王喻平因從事民主活動於2012118日被中共國家安全部越境到泰國綁架回國(他們未出示任何證件和宣佈任何理由),第二天國安部在北京機場將王喻平交給公安部門的國保,由國保接著押送回武漢,旋即秘密關押於湖北省天門看守所,後又秘密轉至荊州市荊州區看守所,期間長達2年又2個月既不通知家屬也不讓王喻平自己請律師,一審開庭時王喻平指名道姓要唐荊陵的律師(即我)擔任他的辯護律師,但當局以湖北省荊州市律師協會查不到有“唐荊陵律師”的名義剝奪王喻平自己聘請其信得過的律師。然後為其指定荊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吳春紅律師為其辯護(純系配合當局走過場)——王喻平對此非常氣憤!
由於牢頭獄霸的毆打、折磨加上非人的飲食狀況,王喻平身體迅速惡化:多次站立不穩跌到不起,睡覺無力翻身,上廁所都要由兩個人攙扶,此外還遭到天門看守所所長梁映竹等四人的圍毆和踐踏——受門板鐐酷刑長達十天之久,身體部分部位腐爛,在此情況下,荊州國保經請示才被迫將王喻平轉押於荊州市荊州區看守所(201379日)。在天門看守所期間,為了反抗迫害,王喻平先後進行六次絕食抗爭(時間24天不等)。

2013729日王喻平在荊州看守所19號監室遭到牢頭劉本林(死刑毒犯)等五人圍毆。由於幹警對投訴不予理睬,王喻平遂絕食二天,就在王喻平結束絕食抗爭的時候(201381日)竟然收到了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送來的署期為2013515日的起訴書,至此整整關押了2年又2個月。

20141230日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為王喻平指定荊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吳春紅律師為其辯護走過場。

當局給王喻平定的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由於王喻平是在境外綁架回來的,再加之王喻平在國內也沒有一定的知名度,故王喻平被抓後,外界不知道,關注度不高。

一審(湖北省荊州市中級法院)於201518日判處“王喻平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二審(湖北省高院)於2015519日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稍後,王喻平被送往湖北省江北監獄。江北監獄對其強制集訓二個月,因在集訓期間仍宣傳民主,而被關禁閉數周。期間,王喻平仍然申訴,並親筆寫了委託書要我繼續代理其申訴。為此事我曾到江北監獄,在監獄方的嚴密監控下,我會見了王喻平約半小時。20151230日江北監獄獄政科徐大偉通過郵局快遞將王喻平的申訴書和授權委託書寄給我。我於201617日分別將其申訴書寄給最高院(刑事)審判監督庭和原二審法院(湖北高院)刑庭。然而,時至今日該二級法院仍無任何回復。

201634日王喻平從江北監獄轉到湖北省洪山監獄服刑。2016421日下午我在其弟的陪同下,到洪山監獄獄政科要求會見王喻平,獄政科的負責人稱:“因王喻平上星期開大會時鬧事、違紀,現正處在隔離期間,故律師不能會見他。”,我問何謂“隔離”,該負責人支吾其詞不作正面回答。
                 
劉正清律師




(王喻平(網名王一鳴)網頁頭像截圖)



(媒體曝中華民主正義黨主席王喻平的討逆書)




(中華民主正義黨強烈譴責中共對王一鳴的出境限制)



(網友曝王喻平(網名王一鳴)被中共當局跨境綁架回國)



(媒體曝王喻平入獄後遭酷刑折磨,身體局部腐爛)












(中華民主正義黨剿共文宣圖)




(中華民主正義黨主席王一鳴募捐自救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