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李春富(CPPC編號:00302)




李春富(CPPC編號:00302


1972年11月6日出生,河南省信陽市人,原北京東易律師事務所律師,北京市藍鵬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維權律師,中國曾押政治犯。

自執業律師以來,主要代理刑事辯護和公益案件;曾因代理法輪功學員、愛滋病患者及被警方拘留或勞改期間非自然死亡案件、農民土地維權案件等,而遭到來自當局的各種壓力、恐嚇和打擊報復;2009年5月13日,曾因和維權律師張凱共同調查取證法輪功學員江錫清非自然死亡一案,在重慶市江津區與受害人家屬商榷時,遭到重慶巿江津區警方野蠻毆打和拘留,並遭威脅稱其律師執照將會被吊銷;2011年6月,曾與代理律師黎雄兵一起為維權記者齊崇淮案作過無罪辯護;3013年5月13日,曾因參與聯合辦案,在四川省資陽市與江天勇、梁小軍、王成、李和平等11位維權律師遭數十名員警非法傳喚,其所屬案情簡介和證人證詞被非法扣押達24小時;2015年7月10日,因其兄、人權律師李和平在中共“7·09”統一大抓捕中被天津警方秘密抓捕,其奮力疾呼,隨於2015年8月1日亦被北京警方抓捕、抄家,被以不知名罪由指定地點監視居住;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2017年1月13日,取保候審釋放;據悉,其返家時面色蒼白,目光呆滯,骨瘦如柴,猶如60歲老人,且一直處在極度恐懼之中。

此前被羈押於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附: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昨日被取保候審,骨瘦如柴、仍極度恐懼

(轉載維權網,2017113日星期五)

昨天,2017112日下午五點,李春富被北京住所地派出所民警送到家門口。春富的太太打開房門,傻眼了!

春富骨瘦如柴,面色蒼白,目光呆滯,好像60歲的老人。

員警跟春富太太說:李春富已經被取保了。

員警說完就走了。可是,春富站在家門口不敢進屋。春富太太痛哭。

春富太太想拉著春富的手進屋,他害怕的躲開了。住在附近的親戚聞訊而來,可是,春富跳起來,一邊往外推搡親戚一邊說:快走!危險!朋友們只好坐在遠離他的地方。

今天上午(113日),春富依然處在極度恐懼的狀態之中。他看見太太打電話,突然伸手就卡住太太的脖子,怒罵道:你在給誰打電話?你在害我!一邊說一邊手上用力,要掐死太太。幸虧一直陪伴的親戚奮力拽開了春富。

親戚實在忍不住了,要求立即向嫂子王峭嶺通報春富的情況。因為國保嚴重警告春富太太,不許跟王峭嶺聯繫。否則,就把李春富再次帶走。

得知李春富這個樣子,我們的心揪了起來!我們日日夜夜盼望的李和平,王全璋,你倆還活著嗎?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

2017113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之二

(轉載維權網,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

昨天,2017年1月13日下午2點,709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還有律師同行們聞訊趕到春富家。春富雖然認出了嫂子和律師同行,但是說話語無倫次。

春富在一小時之內,竟然對自己的太太說了20多次:“畢麗萍,你有事別瞞著我呀!”

他認出我是嫂子,想跟我說什麼話,說了半句,我還沒聽清,他就想不起後面要說什麼了。又痛苦的垂下頭。他總說心臟疼,春富太太跟我們說:“昨晚他就說,身體裏面像是有蟲子咬他。心臟被蟲子已經一口一口咬掉了,只剩一了!”我們聞聽這話,又看著春富呆滯的面孔,心酸得說不出話來。
       
後來我問春富:“你給老家的父母打電話了嗎?”他竟然愣愣地看著我,好一會兒,才自言自語道:“我怎麼忘了這事?”

陪他去社區散步的親戚說:“春富不敢出家門,被我再三保證一定把他送回家才出去了。”
春富一邊東張西望,一邊跟親戚說:“一定要在監控範圍內散步,不能出監控。”

這已經不是一年半之前那位李春富律師了。那個李春富十四五歲輟學南下打工,被人捅過刀子,睡過墳場菜地。自學法律六年,熬盡了腦力,通過了司法考試,執業當了律師。因為代理人權案子,被派出所抓走,關進鐵籠子裏,被毆打,被威脅,但是他仍然沒有變化。萬萬沒想到,一年半的監禁給折磨成了一個神經兮兮,疑神疑鬼的人。

傍晚,我們要離開他家時,他緊緊抱住同行的律師朋友,說:“請一定要關注我!”

我想 ,這才是他的真心話!

可是我們離開後不久,他又發現太太跟我們的對話,恐懼的不行,拼命的沖太太吼:“誰叫你跟他們說我回來了?員警不讓說!”太太剛辯解:“我沒有。”他揮掌照老婆扇了過去!

另附更正: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之一中,春富不是被員警送到家門口的,而是通州區焦王莊派出所讓春富太太去派出所把人領回家的。為什麼寫錯呢?因為筆者也是聽春富朋友說的,而春富家人被公安嚴令告誡不許讓外界知道。於是,連怎麼進的家門,家屬不敢說,都不能有個確切的說法……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

2017年1月14日晨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畢麗萍: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之三

(轉載維權網,2017年1月15日星期日)

昨天,在回龍觀醫院門診四樓的檢驗科門外,春富太太畢麗萍接了通州焦王莊派出所楊警官打來的電話。
       
我弟妹說話從來都是輕聲細語,但是,這次她對著電話怒吼:“楊警官,這一年半你們讓我配合,不讓我說話,不讓我跟我嫂子來往,我都聽你們的。你看看他成什麼樣了? 他精神分裂啦!你告訴我,你們對他做了什麼?!做了什麼?!這事我們沒完!”

在診室外面,眼睛一直是直勾勾看人的、一直是無法和別人順暢交流的春富,突然對圍在他周圍的律師朋友們說:“我在頭六個月監視居住時,就已經瘋了。我大喊大叫。”

我被春富突然說出的話嚇出一身冷汗。我不敢問,我盯著春富,不敢相信,不敢說話。他突然說:“1月5號他們把我從看守所帶出來,沒有手續的,好多人的飯碗都要掉!他們在我身上用盡了程式。我沒違法的事,就是在東北的公安局外面舉牌子,要求會見。他們讓我寫認罪悔罪,我堅決不寫。因為我要是寫了,背後就是攝像機,我哥哥李和平還有別的律師,都會受害!”他說完這些話,又說:“你們不要說出去,會害死好多人。”這些是春富的原話,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明白。

晚上,春富太太畢麗萍看著春富的情緒比較穩定,拉著他的手溫柔地問:“你幾天沒吃藥了?”

春富停頓了一會兒,回答:“我天天吃藥。我這幾天沒吃藥,很難受……”

春富過去沒有高血壓,昨天在醫院的血壓也正常,可是,在看守所,醫生天天給他吃藥,說他是高血壓。從被抓的第一天就吃藥。

我和春富太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

今早我們拉春富出來走一走,他害怕的問:“是不是員警要把我們一家人都抓走?”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畢麗萍

2017年1月15日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畢麗萍: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之四

(轉載維權網,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這兩天我在春富家住著,怕春富發作時傷害太太。昨晚,我們按照醫生的囑咐,請春富坐在沙發上,跟他談一談他的治療問題。春富的頸椎和脊柱有嚴重的問題,脖子都是歪的。醫生不說,我們都沒發覺這問題。

我們環坐在沙發上,說完治療的事,春富突然爆喝一聲:“你說,你還有什麼瞞著我!”我驚呆了,只見春富面目猙獰,目露凶光。我終於明白弟妹說的他的發作。我情急模仿他喊了一句:“你說!你有什麼瞞著我們!”因為醫生建議家屬可以重複病人說話。我心裏發虛,但是繼續狠狠盯著春富:“你說,你有什麼瞞著我們!”春富的眼神先是兇狠,慢慢目光渙散了。春富太太麗萍在一旁流淚說:“春富,我在派出所見到你,就覺得你身體有問題,我可以扭頭就走,不領你回來。可是我領你回來,就擺明不是要害你,你為什麼總是不信任我們?嫂子和楊波放下自己的事在咱家,就是為了給你治療,你要相信我們。”春富目光又兇狠了起來,看著我。我心裏難過,又吼了一聲:“你說,你有什麼瞞著我們!”春富眼裏的凶光漸漸淡了下去。我們勸他去洗臉刷牙睡覺,他恍恍惚惚問了一句:“為什麼要刷牙?”刷完牙,又問太太:“哪個是我的牙刷?”臨睡前又把太太兩次叫到屋裏,問:“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沒有?”

晚上我在春富家一夜不能安睡,想著為什麼和平、全璋到現在還不被允許律師會見?而謝陽吳淦可以會見律師。是不是和平、全璋也是春富這個樣子了?輾轉 反側一夜,早上才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春富看向我的兇狠的眼神,終於讓我明白我弟妹說的春富發作,她心驚肉跳睡不著覺的情況。

709家屬

王峭嶺 李文足 畢麗萍

2017年1月16日



(未入獄時的李春富律師)




(李春富律師的微博-截圖)



(維權律師王宇()、李春富要求會見當事人)



(李春富律師辦案曾遭警方毆打)



(官媒曝黎雄斌與李春富二律師為記者齊崇懷作無罪辯護)




李春富律師發微為其兄李和平律師呼籲



(媒體曝李春富律師被警方抄家帶走)



(李春富兒子稱爸爸是帶上手銬被帶走的)



(網友為已被抓捕的李春富律師過生日)



(李春富取保候審通知書)




(取保候審後的李春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