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七名前中國政治犯關於吳弘達之死的聲明




七名前中國政治犯關於吳弘達之死的聲明

作者:七名前中國政治犯



轉自(參與2016429日)


據報導,吳弘達先生2016426日在洪都拉斯與友人度假時突然去世。我們在此向他的家人表達誠摯的問候。但是在世界媒體潮水般發佈充滿讚譽的訃告之際,我們感到我們需要講出應該講的話,以便媒體和有關各方在評價吳弘達先生生平的同時,注意我們在最近幾個月做的一項調查以及調查結果。

我們先從雅虎人權基金談起。雅虎是最早在中國提供電子郵件服務的西方公司,在2000年至2004年師濤案前,中國異見人士出於資訊安全考慮,多半選擇使用雅虎電子郵箱,因為他們相信美國公司不受中國政府控制、美國公司具有道德底線,不會洩露他們的隱私。但是雅虎恰恰做了中國異見人士認為它不會做的事情,即向中國政府提供異見人士的個人資訊和電子郵件內容,導致這些人被判刑。20074月,在吳弘達先生的介入和幫助下,兩名正在服刑的中國政治犯師濤和王小寧的家人控告雅虎公司,當年11月雅虎與他們達成和解,向每人提供三百二十萬美元的賠償,並設立金額大約為一千七百萬美元的雅虎人權基金,專門用於“向因為在網路上表達言論而入獄被囚的異見人士提供人道和法律救助。” 

這筆龐大的雅虎人權基金交給吳弘達先生創立的勞改基金會以及2009年創立的勞改人權組織管理和發放,後者的使命是對雅虎人權基金的使用進行監督。在勞改基金會2008年初發佈的一份公告(這份公告的原出處似乎已被勞改基金會網站刪除)中,資金的受惠人定義為“中國網路審查制度的受難者及其他政治犯。”

我們七人都是2000年至2004年期間的雅虎電子郵箱用戶,其中六人的判決書直接引用電子郵件作為“犯罪”證據。我們七人共服刑38年,並且都在監獄中遭受了程度不等的酷刑。

我們當中有些人曾經是吳弘達的朋友,四個人曾經從雅虎人權基金受益。由於我們四人在受到雅虎人權基金援助的過程中分別經歷了嚴重的不規則現象,加以我們所瞭解的受益者人數甚少,長期以來我們一直感到這個基金的管理一定存在著問題。

去年11月開始,我們對雅虎人權基金的使用展開了調查。我們的調查主要基於勞改基金會以及勞改人權組織這兩個非營利機構的稅務表,以及對相關人士(受益者、其他知情人士)的訪談。我們發現:

1. 2015年底,勞改基金會和勞改人權組織的帳面可支配流動資產總額已經不足3百萬美元(我們還沒有看到勞改基金會與勞改人權組織2015年的稅表,所以暫時沒有精確數字),雅虎人權基金已經不復存在。

2. 在已經花去的大約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萬美元(包括雅虎基金投資帳戶的利息、紅利收入)中,只有大約70萬左右用於雅虎人權基金本來的目的,即向中國異見人士提供人道和法律援助,不足目前全部使用資金的5%。其中多數資金在2008年至2010年間發放,從2013年至今,人道救助的發放比例僅僅占勞改基金會的年支出的不到百分之二。

3. 在發放的大約70萬左右的援助中存在著普遍的不規則現象,以至於不打開勞改基金會的記錄逐項查證,我們都無法相信這70萬左右悉數送到了政治犯那裏:

-在一些例子中讓申請者填寫空白申請表; 

-在另一些例子中既不要求受益人填寫申請,也不要求他們在收到匯款後提供收據;

-發放少於審批通過的數額;

-故意為申請製造困難,如勞改基金會的人道援助通告以及申請表甚至不提供中文版本;

-許多完全符合條件、急需人道救助的申請者遭到拒絕,更多人在提交申請後壓根沒有得到任何回復;

-更多的例子我們在此不一一列舉。

4. 20111月,王小寧妻子俞陵控告吳弘達侵佔對王小寧的賠款。根據公開可查看的訴狀,吳弘達用雅虎給王小寧的賠款中的一百萬美元為自己買了一份年金(annuity, 一種投資)。這份訴狀還揭示了吳弘達先生企圖控制對王小寧、師濤賠償款的整個過程,值得全文閱讀。此案同年4月庭外解決。

5. 吳弘達本人以及勞改基金會在2008年至2015年期間官司不斷,僅僅法律費用就高達將近、甚至超過一百萬美元。

6. 我們在勞改基金會的稅表上發現了不止一處可疑的資金轉移現象從勞改基金會轉移到另一個組織的資金(且不管這種轉移是否合理合規,是否獲得了理事會同意),卻沒有出現在另一個組織的報稅表上。

7. 雅虎人道基金主要用於運營勞改博物館以及勞改研究,包括人員薪資、博物館購置、房租、旅行、法律費、房地產購置、以及各種開支等。據前勞改員工告訴我們,勞改博物館參觀者稀少;教育專案貧乏,不過是吳弘達先生給前來參觀的學生做一個講座;勞改研究基金會這幾年間出版的研究報告以及其他出版物屈指可數,而且內容單薄,與資金少得多的其他人權機構的研究報告或工作量相比,無論從數量、品質、還是長度上,都無法相提並論。

8. 雅虎首席律師,先是Michael Callahan,然後是現任Ron Bell,一直擔任勞改人權組織理事會的副主席。這個組織專門負責監督管理雅虎人權基金。根據勞改人權組織的稅表,理事會的職責包括審閱和批准勞改基金會的預算和專案,審閱和批准人道救助申請,並且“在資金發放前將這樣的審批決定記錄在機構的記錄本裏”。從我們的發現看,我們認為雅虎首席律師以及整個理事會沒有承擔起理事的監管責任。據我們的調查,勞改基金會以及勞改人權組織這兩個組織的理事會對吳弘達先生的作為有至少一定程度的瞭解,但是他們顯然沒有採取得力措施糾正。據我們瞭解,雅虎首席律師甚至曾專門前往位於華盛頓的勞改基金會辦公室,對太少的基金用於救助政治犯表示不滿,但是這個錯誤卻沒有得到改正。

我們曾經在二月底給Ron Bell 寫信,基本上提供了我們在這裏提供的調查結果,儘管沒有這樣詳盡。Bell 先生在三月的一封回復中以保密為理由,沒有回答我們提出的問題,並且否定他本人作為勞改人權組織理事有任何管理不力的責任。

9. 一名勞改基金會前雇員告訴我們,2013年至2014年間,勞改基金會曾經遭到美國國稅局(IRS)的調查,因為賬目混亂等問題差點被收回非營利組織機構資格,後來以罰款了事。

10. 就我們所知,在吳弘達先生離世前,人道救助已經處於停止狀態。

限於能力和其他限制,我們的調查非常有限,我們的發現僅僅是冰山之一角。雖然吳弘達先生在這樣一個特殊時刻、在遠離美國的洪都拉斯突然離世,但是勞改基金會還在,勞改人權組織還在,這兩個機構的理事會還在,雅虎公司還在。

首先,我們敦促這兩個組織的理事會擔當起清理吳弘達先生遺留問題的責任,並且以公開透明的方式進行。這兩個組織都是美國政府特許的免稅慈善機構,為公眾利益服務,他們必須對公眾負責。

其次,我們敦促美國主流媒體對雅虎人權 基金的使用、乃至吳弘達先生之死進行調查報導 —— 發佈一篇訃告並不是故事的結束,而是故事的開始。

第三,我們敦促美國司法機構以及國稅局按照法律對雅虎基金的使用展開全面審計和調查,厘清事實、追究責任、清算資金,並按照政治犯群體的意願對能夠回收以及能夠重新填補的資金做出合理而透明的安排。

第四,我們希望這樣的調查得到美國國會以及相關人權機構的大力支持和幫助。

雅虎人權基金是一份屬於中國政治犯群體的救助資金。這是一個遭受著人道災難的群體,他們本人以及他們的家人有巨大的救助需求,而這樣的救助在中國國內不斷遭到打壓,很難進行。一千七百萬美元的雅虎人權基金(包括投資收入的話超過一千八百萬美元)在短短八年內被濫用、誤用、乃至貪污,不僅令人震驚,而且對中國政治犯群體造成了直接傷害。

我們雖遠在中國(一人除外),但我們希望得到美國公眾的道義支持,我們相信美國法治必將懲治違法行為,伸張正義。

我們寫的每一句話都建立在可查證的事實基礎上,我們堅信我們在此對美國媒體、司法機構、國會等方面發出的籲求將得到中國政治犯群體的回應。


何德普,北京,小組聯絡人,電子郵件 hedepu123@gmail.com
楊子立,深圳
李大偉,甘肅天水
王金波,北京
歐陽懿,四川遂寧
徐永海,北京
劉鳳剛,加拿大

北京時間2016428日晚10時定稿。

網站鏈接:http://www.canyu.org/n114240c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