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程凱:請關注和保護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






程凱請關注和保護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


  
近來海外民運圈最令人震驚的話題是:89民運學生領袖、六四鎮壓後曾被判刑入獄的西安民運人士楊海的妻子王菁,指控“勞改基金會”創辦人吳弘達性侵她的女兒和兩位國內民運人士的女兒並且強姦她。王菁發表《致美國國會、雅虎董事會、各婦女兒童人權保護組織及海內外民運人士的公開信》,述說事情的經過,她已經聘請律師向美國法庭控告吳弘達。


轉自2015/3/20《公民議報》

 


請關注和保護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


我起初是通過美國三藩市灣區中國民運人士的電郵群發組收到王菁的公開信。這封公開信經《博訊》、《明鏡新聞網》、《中國政治犯關注》等網站刊載,引起海外民運以及相關各界人士的關切。

王菁20125月帶著女兒來到美國,首先落腳三藩市灣區。她受託作為監護人與她一起生活的另兩位中國民運人士的女兒:一位的父親為四川著名民運人士,目前身陷中共的監獄中;一位的父親為浙江著名民運人士,被中共抓捕入獄,出獄後逝世。王菁的女兒和這兩位女孩都不到18歲,她們都是六四第二代。王菁母女和其中一位女孩是經三藩市華人“人道中國”組織的救助來到美國,王菁曾帶著他們參加三藩市華人紀念六四的活動,女孩們在紀念活動中演奏樂曲和朗誦詩歌,有媒體稱這些孩子為“小政治流亡者”。我見過王菁母女,也瞭解那位來自四川的“小政治流亡者”:她14歲來美國,再也回不了中國,三年多來她的母親想來美國探望她,中共當局拒絕發給護照,孩子跟我說,她想念相依為命的媽媽、想念牢獄中的爸爸,這孩子叫人非常憐惜。

據王菁的公開信敘述:201367月間,吳弘達多次從華盛頓特區打電話給王菁,表示要對她母女和兩位女孩予以資助,但她們必須搬去華盛頓特區居住。這很奇怪:如果有心資助,只要每個月寄支票或者通過銀行轉帳就可以了,為什麼非要她們搬去華盛頓特區呢?獲得“勞改基金會”吳弘達的資助不容易,王菁不可能不遵從吳弘達的要求,於是便帶著三位女孩遷居華盛頓特區。

王菁在公開信中揭露:她與三位女孩搬去華盛頓特區居住後,吳弘達在多個場合猥褻和試圖性侵三位女孩,情形令人作嘔。201399日,吳弘達又在王菁家中強姦王菁,雖未能得逞,但過程激烈,給王菁的身體和精神帶來嚴重創傷。王菁在公開信中對吳弘達的行為有詳實記述,大家可上網找王菁的公開信閱讀。

我之所以相信王菁在公開信中所講述的事實,是因為凡識得吳弘達其名的華人,大多都知道吳弘達當年在中國時曾因誘姦女學生和盜竊被判處勞改,屬於有前科的累犯。78歲的吳弘達,1992年來美國憑藉曾被關進勞改營19年的經歷得到美國的政治庇護,而後成立“勞改基金會”,獲美國政界眾多名人的幫助和美國國會資金的支持。美國人只知道中國的勞改制度違法和侵犯人權,但他們不知道在中國被判處勞改的人並不全是政治犯,還有更多的搶劫、偷竊、傷人、流氓犯。吳弘達不是因為政治原因而是因為誘姦和盜竊而被勞改,勞改制度不好不等於關進勞改營中的都是好人,吳弘達便是勞改營中的壞人。果然,這些年來不斷傳出,手中握有大把勞改基金的吳弘達,屢次以資助為名性侵國內民運人士的妻子,並曾經侵吞美國雅虎公司對因發表網路言論而入獄的中國民運人士數以百萬美元計的賠償金,這是吳弘達當年在中國誘姦和盜竊繼續。但受害人都被吳弘達一一擺平,因為吳弘達手中有錢。

從今年1月起,吳弘達停止了對被他性侵的兩位女孩的資助,以作為性侵未遂的報復。之前也有一位經“人道中國”救助來到美國被吳弘達叫去華盛頓的國內六四傷殘人士的女兒被停止資助,原因也與性侵未遂有關。

310日吳弘達在他自己的《勞改基金會網站》上發文否認王菁的指控。但王菁隨即在《中國政治犯關注》網站上發文回應:鑒於吳弘達對她和孩子們的嚴重傷害,只有法律解決的唯一途徑。她將把大量證據提供給法庭。

我們不可以在法庭受理案件並做出判決後,再發出關注和保護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的呼籲和對吳弘達做出譴責,我們不可忘記人類伸張正義懲治惡行除了法律審判還有道德譴責。在三藩市灣區電郵群發組裡討論王菁的公開信時,有一位朋友寫道:“在司法定論之前,人們的態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當事人的公信力、被控訴者過往行為與當前指控的一致程度,以及控訴內容的自洽性(控訴人如果不止一個、如果涉及多次發生的同樣性質的行為,就增強了自洽性)。公信力、一致性與自洽性,當然不足以定案,但可以給人們提供價值判斷的依據。在三者指向一致的情況下,這麼多人採取一致的行動就是很自然的了。”這位朋友還指出:“如果二十年前吳宏達反共貢獻最大的時候爆出醜聞,或許會有更多人傾向於相信陰謀論;今非昔比,吳宏達自從霸佔師濤、王小寧的雅虎賠償金被曝光,在人格層面早已沒有公信力。”所以,讓法官去做法律審判吧,而我們必須對吳弘達進行道德譴責,無論法律做出怎樣的裁決,我們都不能讓吳弘達逃脫道義、道德的鞭撻。一個人格極其卑劣、道德極其敗壞、手中掌握大筆資金、仍有條件性侵更多被他資助的女性和可能擺平任何指控、打贏任何官司的吳弘達,如果逃脫了道義、道德的鞭撻,正義與天理何在?況且他侵犯的是我們應予關注和保護的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和國內民運人士的妻子。

近幾年來,海外中國政治流亡者中,多了兩個特殊的群體:一個是六四第二代,一個是國內民運人士的妻子。隨著中共對政治異議人士的迫害加劇,這兩個群體人數日漸增多。獨自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多數是未成年的女孩,她們和帶著孩子流落海外的國內民運人士的妻子們,在國內都無時不刻遭受國保、國安的跟蹤、騷擾、恐嚇、侮辱甚至毆打,她們逃離中國來到美國,又面臨精神與生活的困境。海外民運人士義不容辭應對她們予以的關注和保護。吳弘達正是趁六四第二代和民運人士的妻子們身處困境之危,拿著美國人給他的勞改基金,卑鄙的對她們性侵犯。如果我們不去喚起人們關注和保護她們,任由她們逃脫了中共的魔掌,又落入吳弘達手中,我們怎麼對得起她們在國內險惡環境中的父親和丈夫。

吳弘達性侵事件已引發中國國內民運人士的強烈反響,海外民運為此蒙羞。美國的“人道中國”主席葛洵、“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還有中國婦權、女童之聲等組織,都對吳弘達以資助為名性侵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和國內民運人士的妻子事件表達了嚴重關注。我們也相信事件能引起美國國會的關注。你要袖手旁觀、默不作聲,我也無話可說,但你不要告訴我你是民運人士或人權捍衛者,因為那會因為你的沉默使得海外民運和人權事業損失了人性、良知、正義和天理。

程凱   2015318  

(《
公民議報》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