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廖天琪:聲援王菁,譴責無德無行的吳弘達






廖天琪:聲援王菁,譴責無德無行的吳弘達




王菁女士譴責吳弘達的公開信公佈之後,許多友人向我徵詢意見。因為我曾經在華盛頓的勞改基金會裡跟吳共事十年,對於雅虎的賠償案和雅虎人權基金的建立,是直接參與其事的人,因此為文,回復關心的人士,但本文僅擇要點,省去細節。

北京時間:2015316

(轉自明鏡博客網站








聲援王菁,譴責無德無行的吳弘達



王菁女士譴責吳弘達的公開信公佈之後,許多友人向我徵詢意見。因為我曾經在華盛頓的勞改基金會裡跟吳共事十年,對於雅虎的賠償案和雅虎人權基金的建立,是直接參與其事的人,因此為文,回復關心的人士,但本文僅擇要點,省去細節。

雅虎給師濤和王小甯家屬的賠償和另項的巨額人權基金撥款都是經由吳弘達之手。錢和“權”一到手,吳不講誠信,罔顧道德的本性就暴露無遺。我在幫助兩位家屬拿到了她們應得的賠償之後,就離開了基金會,因為吳的胡作非為已經跟我當初應聘為基金會主任,跟他合作,為中國的民主人權事業盡力的初衷背道而馳了。長時期以來,我一直不願揭露吳的一些違法、違規、徇私、不道德的行為,因為這樣做將對名聲原就不佳的海外民運構成衝擊,甚至會對國內的一些民主人士造成傷害。(王小甯、俞陵夫婦寫的公開聲明可以證明我的觀點。)

吳弘達控制公共基金,以之作為個人利器,對王菁女士進行性侵害和對三位民運人士未成年的幼女的侵犯意圖,實在超過了基本的人倫常理,雖然作為局外人,我們不知個中細節,但是至少第一項犯罪 對王女士的侵犯是連他自己都沒有否認的事實。據我所知,自從雅虎的錢落入吳的手中之後,他還對至少另外兩位異議分子的妻子分別進行了輕度和重度的性騷擾,這是當事人親自對我說的,但是因為事情已經發生過一段時日,而且她們不願公開,同時我已經離開了基金會,並返回歐洲,因此我沒有過問和干預。在西方,利用職權和金錢對婦女進行性騷擾,是絕對觸犯法律的。王菁女士勇敢地站出來,訴諸法律,尋求正義,是值得人們敬佩和支持的。

很多人不明白,為何吳弘達能欺騙西方的政界和社會,據我的瞭解有如下幾個理由:

1. 在揭露中共政權的非人性勞改制度、摘取死囚器官、一胎化政策方面,吳弘達的確有過貢獻,他不僅回國闖關,到實地偷拍了一些實況,並且多年來還繼續進行追蹤研究。

2. 人權議題是美國對華政策的一個組成部分。許多政治家都以中國的人權問題作為自己的政治課題,像維吉尼亞共和黨議員沃爾夫,新澤西州共和黨議員史密斯,甚至民主黨党鞭佩羅西女士都如此,他們都支持吳。雖然他們也部分知道吳的沒有操守和道德,但是多年來已經為他月臺了,如今他出醜聞,他們也臉上無光,不會公開拋棄他的。

3. 雅虎人權基金的董事會也早知道吳弘達的無德無行。我曾經在董事會裡,由於吳侵佔家屬的賠款和胡亂派用基金,財務報告不清,而在董事會上公開指責。在座的人,個個心知肚明,我講的是事實,但是最後說真話的我得退會,而違規犯錯的吳被姑息。原因在於雅虎誤上賊船,遇人不淑,把鉅款託付給一個名聲在外,卻毫無道德操守之人。雅虎不願再一次出醜聞,所以他們只會一味替吳隱瞞他的惡行和醜事。

我指出上面幾點,並不是要泄正義之氣,正好相反,凡事要想做成功,必須知己知彼。王菁女士的遭遇,並非是她個人的事,這是一個社會事件,應當獲得輿論和社會的支持。我們痛心國內一些勇敢的異議人士身陷囹圄十數年,甚至數十年,他們的妻兒家屬應當得到所有人的同情和支持,任何對他們的傷害,也是對人類良知和正義的拷問和挑戰。吳弘達精明狡猾,但是個人學養、知識匱乏,特別是人品低劣,為人行事往往徇私、剛愎任性,再怎麼著都不足以擔當一個以人權和公益為目的的基金會的負責人,因此,我呼籲美國司法部門對于吳弘達對王菁女士所提出的性侵犯事件進行調查和處理。另外,再次向雅虎公司進言,解除吳氏對人權基金會的一切職務。


廖天琪

2015315日於科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