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何德普:支持王菁,譴責吳弘達,小談雅虎賠償金




何德普:支持王菁,譴責吳弘達,小談雅虎賠償金


“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首發

北京時間:20150330





【何德普簡介】

何德普,北京市人, 19561028日出生,基督教信仰者,原北京社會科學院工作人員,中國民主黨京津籌委會負責人之一,中國著名政治犯。

1979年,因參與“西單民主牆”活動,是當時民間刊物《北京青年》編輯部的負責人,之後便一直成為活躍的中國民主運動的中堅骨幹。1998年—1999年,因參與一系列中國民主黨的籌建活動,備受當局的嚴密監視,自此,每逢“敏感時期”都會被當局警告,以及被旅遊或被軟禁家中;因先後擔任過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監察委員會主任、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負責人和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臨時負責人等職,參加過多次民主黨的活動和基督教科學討論會等活動,並撰文多次呼籲中國民主化進程,而遭到過多次傳訊或拘留;2000327日,被北京市社會科學院開除工職。2002114日,中共“十六大”召開前夕,因其積極參加了由全國17省市192名異議人士聯名發表標題為“歡迎一個與時俱進推動民主政治的執政黨16大的召開”的公開信,呼籲中共進行政治改革;公開信向中共提出了包括重新評價“六四”事件、允許海外流亡者回國、恢復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人身自由、釋放良心犯和推動縣市一級公開民主選舉等6條建議,遂於2002114日被北京警方從家中帶走並抄家;2003128日,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2003130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 2003116日,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外加3個月的監視居住),剝奪政治權利2年。2011124日,刑滿出獄。

目前,何德普先生依然堅守大陸,繼續為推動中國的民主化進程而努力奮鬥。





支持王菁,譴責吳弘達,小談雅虎賠償金

何德普



我看了王菁女士譴責吳弘達的公開信。憑藉我對吳弘達的瞭解,耍流氓的事吳弘達是幹得出來的。目前,王菁女士在美國除了照看自己的女兒外,還要同時照顧著另外兩位民運人士(一位已經病故,一位正在坐牢)的女兒的生活,她一人照看三個孩子的現狀實屬不易,在此我為她點贊,向她致敬。特別欽佩王菁女士在遇到傷害時敢於站出來,訴諸法律,尋求正義的勇敢精神。

20111月我坐滿八年牢外加三個月的監視居住(酷刑折磨)從北京第二監獄走出來後,吳弘達先後主動給我打過四次電話,每次的內容大體都是:你是何德普吧?你還沒有工作吧?生活一定很困難吧?我給你寄錢過去。你的小孩在美國上學吧,沒有學費吧?我給他交學費。

當時,我的生活非常困難,吳弘達的承諾,可以說是“及時雨”,讓我對他充滿了期待。可是左等右等卻沒有了下文,他在電話裡說的給我寄錢、給我的小孩交學費的承諾純屬謊話。如果吳弘達看到此文,希望他做出解釋。

在以後的四年中,我對雅虎賠償案有了更多的瞭解,有些資訊應該寫出來,供大家知曉。王菁女士訴吳弘達一案,我應該給予支持。


一、雅虎公司至少向中國政府提供過七個人的電郵資料從而導致他們坐牢

2002年前後,美國雅虎公司應中國公安部門的要求,曾向該部門提供過多次異議人士的雅虎信箱的資訊,這些資訊成為中國法院將這些異議人士定罪的證據之一。

根據我的瞭解,這段時間政治異議人士被判有期徒刑的至少有楊子立(8年)、何德普(8年3個月)、薑立軍(5年)、王森(10年)、王金波(4年)、燕鵬(1年6個月)、牟傳珩(3年)、王小寧(10年)、師濤(10年)等人(這些人當時都使用雅虎信箱與國內外朋友傳送)。

1999年,楊子立幫我註冊了雅虎信箱。楊子立還告訴我,美國人還是注重保護個人隱私的。後來我幫助多位民主黨的黨員註冊了雅虎信箱,不過好在他們沒有被抓捕判刑。19998月至200211月我在負責中國民主黨工作期間都使用雅虎信箱與國內、海外的朋友們溝通民主黨的工作,相互之間傳送過大量民主黨的重要文件。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2007年雅虎公司賠償了因該公司向中國政府提供電郵資料導致多位政治異議人士坐牢的賠償款,合計2340萬美元。因為師濤、王小寧的判決書上有與雅虎公司相關的資訊,所以他倆各得到320萬美元。其餘的1700萬美元,是雅虎公司賠償其他因雅虎公司而遭到監禁的異議人士的。如果按照每個人的賠償款是320萬美元計算,雅虎公司至少還向中國政府提供過5個人的電郵資料。我們希望雅虎公司儘快解禁當年應中國政府的要求向其提供的一切電郵資料,還受害人一個公道。


二、呼籲雅虎公司解禁當年應中國政府的要求向其提供的全部電郵資料的現實意義

眾所周知,只要中國公安部門需要查閱中國國內的互聯網公司網站的註冊和通訊資料,這些公司就必須無條件地予以配合。因此,國內異議人士通常把保護個人隱私的期待寄託在民主國家的公司的互聯網產品上,認為使用它們的產品還是安全的。事實上並非如此,雅虎公司至少向中國政府提供過七名政治異議人士的電郵資料就說明了這一點。

自雅虎賠償案發生之後,中國政府也總結出不少“經驗”,在日後判決政治異議人士的判決書上,不再出現“某某外國公司”的資訊,回避了民主國家的公司與其合作搜集掌握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資訊的事實。

我們依法讓雅虎公司,講清楚當年事情的全部內容,至少能起到讓現在還暗中洩露個人隱私導致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失去自由的外國公司在程度上有所收斂。

我們希望雅虎公司主動解禁當年應中國政府的要求向其提供電郵資料的資料,了斷那段不光彩的歷史,免得受害人繼續追究該公司的責任。

如果雅虎公司回避我們(受害人)提出的解禁當年應中國政府的要求向其提供全部電郵資料的資料的要求,雅虎公司將承擔全部法律責任。


三、集體維權是促成雅虎公司付出了巨額賠償的關鍵

20043月我在北京第二監獄服刑時,我的妻子賈建英、楊子立的妻子路坤聯繫了許多坐牢的政治異議人士的家屬,組成了政治受難者群體,依法維護監獄裡面親人的合法權益,並多次積極尋找王小甯的妻子俞陵。在賈建英和路坤探監時,我和楊子立分別把王小寧家的聯繫電話和住址告訴了她倆。經過賈建英和路坤近兩年的努力,俞陵終於同意直面雅虎公司,做好了起訴該公司的前期準備工作。

200711月吳弘達、廖天琪、律師、王小甯及師濤的家屬作為原告與被告雅虎公司達成和解,拿到總計2340萬美元的賠償款。


四、雅虎賠償款的使用應該透明,不應變為吳弘達的私人利器

吳弘達拿到2340萬美元的賠償款後,雅虎基金的一切支出都由他個人決定。吳弘達陸續用一點小錢“恩賜”給一些人,凡接受吳弘達“恩賜”的人都要感謝吳弘達的“大恩大德”——這也許是現在很少有民運人士對王菁女士譴責吳弘達性侵案發聲的原因之一。

據吳弘達控制的網站透露,雅虎基金已向中國大陸互聯網審查制度的受害者提供了數百人次的資助,受益者遍及全國各地。但據我瞭解,2002年前後被判有期徒刑的異議人士除了王小甯、師濤各得320萬美元外,其他幾位使用雅虎信箱與國內外朋友傳送檔而坐牢的人只得到雅虎基金給的一千美元至一萬美元不等的“恩賜”,我在坐牢期間得到過雅虎基金給的一萬美元,還有人根本沒有得到過雅虎基金一分錢的幫助。

吳弘達的網站說數百人得到過他的資助,但沒有說清楚是一百人還是九百人?總資助額是多少?2340萬美元的賠償款在銀行的利息有多少?這些利息去了哪裡?吳弘達每年拿出的救助款是多少?這些錢起到了好的作用嗎?是否成了吳弘達的私人利器?


五、廖天琪的為人值得點贊

吳弘達忌恨廖天琪的原因之一是,廖天琪幫助王小甯、師濤把他倆分別應得的320萬美元的賠償金從吳弘達手裡摳了出來,給了王小甯、師濤,這筆錢不再由吳弘達支配而是由王小甯、師濤支配。因此,廖天琪仗義執言的做法得罪了吳弘達,吳弘達寫過多篇污蔑、誹謗廖天琪的文章。

廖天琪在勞改基金會與吳弘達共事很長時間,非常瞭解吳弘達的為人,不少坐牢的政治犯家屬都受過吳弘達的欺辱(女性居多),吳弘達是個不講誠信的流氓,已經成為他(她)們的共識。

面對吳弘達在基金會裡豪橫跋扈,唯我獨尊,胡亂派用基金,財務報告不清,欺辱女性等流氓行徑,仗義執言的廖天琪總是不能忍受挺身而出維護公平正義。廖天琪這樣的好人,實在是不多見。大多數人總是因種種原因不發聲,難怪有的人說,民運人士、政治犯如果連民運人士、政治犯的妻女受辱都不敢出來聲張,不願意清除自己中間吳弘達這樣的人渣,只會被世人看不起。

廖天琪日前寫過《聲援王菁,譴責無德無行的吳弘達》一文,這篇文章的內容是真實的,希望大家看一看。

廖天琪老師為人正直,我為她點贊!


六、呼籲美國司法部門對王菁女士提出的吳弘達性侵案進行調查和處理

王菁女士的遭遇,並非是她個人的事,而是一個公共事件,應當得到社會輿論和道義力量的支持。我們身處國內的老民運戰士,希望身處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民運人士挺身而出,為王菁女士的遭遇呐喊發聲。


何德普

2015329日於北京